全球城市实验室(Global City Lab)认为,“从品牌战略角度看,城市之间竞争的结果包括:1)只有品牌价值高的城市,才能给各类利益相关者带来利益; 2)城市的品牌价值和经济绩效正相关; 3)在城市竞争过程中,品牌具有杠杆效应;4) 品牌价值高的城市,其经济实力正在超过国家,包括一些大国。譬如,纽约gdp(1·8T)超过了加拿大(1·74T), 东京GDP(1·6T)超过了澳大利亚(1·4T),洛杉矶GDP(1T)超过荷兰(0·9T)。即使是中国的二线城市大连,它仍然创造了1077亿美元的GDP,超过欧盟成员国斯洛伐克(1054亿美元)”。

在全球疫情危机的背景下,城市的品牌价值会有怎样的变化?由全球城市实验室(Global City Lab)编制的2020年《全球城市500强》分析报告于12月28日在纽约发布。纽约成为全球最有价值城市,其品牌价值达到了2.03万亿美元。东京超越伦敦位列第二,品牌价值达到了1.88万亿美元。伦敦今年品牌价值下滑了8.16%,位居第三,品牌价值1.85万亿美元。品牌价值超过1万亿美元的还有巴黎和悉尼。香港仍然是唯一进入前十的中国城市,但排名下滑了一位,位列第十,品牌价值为0.77万亿美元。

城市品牌代表了城市的综合实力,也影响着城市在未来发展中的潜力,因为城市品牌决定了城市的资金流、信息流、商品流和人才流。因此,通过对城市品牌价值的评估可以对城市有更加清晰的判断和了解。全球城市实验室从经济、文化、治理、环境、人才和声誉等六个维度,计算出各国主要城市的品牌价值,并每年发布《全球城市500强》分析报告。2020年全球城市500榜单的门槛是185.08亿美元,相较于2019年的192.23亿美元,略微下滑。其中共有5个城市品牌超过1万亿美元,相较于2019年减少一个。5000亿-1万亿美元的城市有19个,1000-5000亿美元的则有161个。超过六成的城市品牌价值在1000亿美元以下。总体来看,2020年全球城市500强平均价值1412.12亿美元,相较于2019年降低了2.35%。

从地区来看,全球城市500强分布于6个大洲,其中,欧洲、亚洲以及北美洲就占据了超过8成。欧洲以177个城市位列第一,和去年持平。亚洲增加了4个城市,以155个城市紧随其后。北美洲排名第三,有93个城市入榜。大洋洲因国家较少,只有18个城市上榜,排名最末。今年疫情席卷全球,但不同地区的控制力度也有所区别。总体来看,北美洲和欧洲城市目前还未从疫情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城市经济发展也面临更严峻的挑战。从品牌价值变动来看,欧洲和北美洲城市的平均品牌价值分别下滑了3.95%和1.94%,特别是欧洲,下滑幅度远高于其他洲以及全球平均值2.35%。2021年全球恢复局势还不明朗,欧美城市面临的挑战仍在持续。

城市品牌也是国家实力的象征。全球城市500共分布于125个国家,相比去年增加了一个。其中,美国以65个城市位列第一,中国以39个城市位列第二,两个国家就占据了榜单两成的席位。日本以27个城市排名第三。英国、印度以及德国今年并列第四,均上榜24个城市。前十的国家中,欧洲国家有5个,占据了一半的席位。由于疫情的影响,除中国外,全球经济发展几乎停滞,甚至后退。同时,疫情对各国政府的治理能力也造成了考验。在这个过程中,城市再也不是一个单独的经济体,而是和周边地区乃至全球的发展和管理都息息相关的利益体。各国中央政府和地区政府之间的合作也影响着城市的发展和治理,国家和城市间的关系也在疫情中有了新的诠释和理解。

全球城市实验室是世界范围内第一家从事城市品牌价值测评的专业机构。今年新上榜《全球城市500强》的城市共计有14座,其中,中国有3座,分别是泉州、台中和合肥。除了香港仍然保持中国最有价值城市的地位,以深圳、上海北京为代表的中国城市也在加紧追赶欧美国际城市的脚步,不断地在经济、社会、文化等方面进行创新和改变。由于中国大陆疫情率先得到了有效控制,经济发展也得以快速恢复,从而,在全球经济暂缓甚至倒退的背景下,中国各大城市的排名也有一定提升,成都、南京、杭州发展势头强劲。

新冠疫情危机已经持续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但很多城市管理者似乎仍然没有能够找到最佳的应对手段和措施。在此次疫情危机中,公众能够清楚地发现不少城市管理者缺乏对危机的预警能力和正确的应对态度。新冠疫情对城市品牌造成了深远的影响。可以预见,随着疫情中学习、工作和生活方式的巨大变化,以及新的技术和新的服务的不断涌现,在疫情逐渐缓解之后,城市本身也将面临新的改变。城市是由在其中居住的人塑造的。当人们开始远离繁忙的城市和社交并且习惯于远程办公,城市的结构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不止于此,城市的变化还将发生在房地产、投资、教育、社区等经济、文化、社会的各个方面。全球城市实验室也将在未来的报告中对城市的变化进行关注和追踪。

全球城市实验室(Global City Lab)认为,“从品牌战略角度看,城市之间竞争的结果包括:1)只有品牌价值高的城市,才能给各类利益相关者带来利益; 2)城市的品牌价值和经济绩效正相关; 3)在城市竞争过程中,品牌具有杠杆效应;4) 品牌价值高的城市,其经济实力正在超过国家,包括一些大国。譬如,纽约GDP(1·8T)超过了加拿大(1·74T), 东京GDP(1·6T)超过了澳大利亚(1·4T),洛杉矶GDP(1T)超过荷兰(0·9T)。即使是中国的二线城市大连,它仍然创造了1077亿美元的GDP,超过欧盟成员国斯洛伐克(1054亿美元)”。

全球化的一个显著特征是,资本和知识不断向具有品牌凝聚力的城市集中。虽然城市的土地无法迁移,但构成城市活力的人才、资本和企业是每天都在变化,这使得全球范围内城市之间的竞争愈来愈激烈。城市首脑们已认识到,建立一个有竞争力的国际化品牌,对一座城市是多么的重要。全球城市实验室(Global City Lab)是一家专业化城市研究、咨询和测评机构,总部位于纽约。作为一家新型的城市智库,全球城市实验室的任务是为世界各地的城市、企业和非营利组织提供全面的城市专家网络服务,特别是为客户提供全行业跨界别的帮助,覆盖规划、住房、环境、金融、品牌以及公共政策等前沿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