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北京(官)话方言。

北京话(北京官话),又称北平官话,为清朝官场使用的标准语。

这种北京腔调的官话是在北京话和北方话的基础上发展的,是官话的一个分支,虽名称中有“北京”二字,但并非北京话。更准确的说北京官话是热河地区的方言,主要分布于北京市、河北省承德市、廊坊市、涿州市,内蒙古赤峰市,辽宁省朝阳市、葫芦岛市建昌县、阜新市部分地区。

北京官话可分为京师片、怀承片、 朝峰片、石克片四片,使用人口约1500万。三声四调,古入声派入平、上、去且相对均匀。

其中,属于北京官话区的河北省承德市滦平县是全国普通话标准音采集地。

二,东北话方言。

东北话东北方言,即东北官话。脱胎于冀鲁官话和胶辽官话,是东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东北话的历史成因是由当地各民族语言文化相互融合而产生的。东北话的形成也有其认知动因,隐含型东北方言和半隐含型东北方言是通过人类的隐喻和转喻思维得以体现。

作为北方方言一种的东北方言,简洁、生动、形象,富于节奏感。与东北人豪放、直率、幽默的性格相当吻合。东北方言有些与众不同,是由历史的熔铸和自然的陶冶而形成的独特的文化现象。

东北方言与其它方言一样,其形成不是单一、孤立的,所以我们有必要顺着东北方言这条藤,挖掘蕴含着的丰富的东北文化现象。

三,天津话方言。

天津话作为天津地域文化的典型代表,天津话干净利落,活泼俏皮,充分体现了天津人率真豪爽、亲切包容、幽默诙谐的性格特征。天津话,属中原官话-信蚌片,特指以天津老城为中心的一个尖朝南,底朝北的三角形方言岛内人们所说的方言,即天津话。

与普通话比较,天津话最主要的是语音和声调的不同:从声母上看,天津话一般是将普通话的舌尖后音zh、ch、sh,分别读为舌尖前音z、c、s,如“中”读为“宗”、“山”读为“三”,“吃”这个音比较特殊,仍然读“chi1”, 等;i和r混用,如:“人”读“银”,“肉”读“又”;如果是开口韵母自成音阶时,就要在前加声如 

如母“n”如“爱”读“耐”,“鹅”读“né”等。天津方言的另一个特点是使用一些特殊的语词,如用途很广的“嘛”即什么、“哏儿”即有趣、“打擦”是指开玩笑等等。最能体现天津话特点的是声调:天津话与普通话都有四个声调,但在每个声调的实际读音上却有明显的差别,特别是在阴平声调上,普通话读为高音、高平调,天津话则读为低音、低平调。

四,上海方言。

上海话(上海方言),是吴语的一种方言,属于汉藏语系-汉语语族-吴语-太湖片-苏沪嘉小片。

上海话又称上海闲话、上海吴语、吴语上海话、沪语,是上海本土文化的重要根基。上海话是吴语的重要代表,与吴语太湖片其他方言基本能互通,是现代吴语地区比较有影响力的一支语言。

狭义上海话指上海市区方言,也就是现在被广泛使用和认同的上海主流通用方言。上海话是以本地吴语为基础,自然融合上海开埠后的吴语区各地移民方言而成的一支新型城市吴语。

广义上海话还包括各上海本地(郊区)方言,主要包括浦东话、松江话、嘉定话、崇明话、金山话、青浦话、奉贤话等。上海地区原由江东11个吴语县组成,方言反应江东文化信息。

点此查看:新任公安局长带漂亮女儿吃饭,却被流氓协警拷走,一个电话后竟叫来...

上海话是在上海地区悠久历史中形成的方言,汇聚了吴越江南语言文化的精华,有深厚文化积淀。上海话承载上海这座城市的时代回音、文化血脉、历史记忆。上海要努力建设成一个有个性特色的东方文化明珠,理应继承上海语言文化的灵魂。

五,粤语方言。

粤语粤海片,即为通常指的广府话。粤语的标准音——广州话即属于粤海片。粤海片内部差异不大,彼此一般能较流畅的通话。包括广州话、香港粤语、韶关白话、湛江白话。香港话和广州话极接近,而湛江白话与广州话相比则有一定的变化。

广州方言又称“广州话”,为粤语的典型代表,但广府话本身亦不断地变化发展。1949年前的广州话用词比较古雅,受北方话的影响也较少。但在最近的数十年,在中国大陆的“推广普通话”运动的影响下,近20年来广州人的北方话水平在大大提高的同时,许多地道的广州话词语在日常使用中消失。例如今天的广州人已经很少像20年前那样,用“金鱼黄”来形容“橙色”;甚至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广州话广播词也生硬地用粤语来读出北方话的词语——例如会使用:“站”而非粤语的“企”。也产生了一些如“落班”、“落课”等粤语与北方话的混合词。

香港标准粤语是指香港官方、媒体,以及香港市区使用的粤语,与广州话极为接近 (用词有所不同)。香港新界的本地粤语以莞宝片围头话为主。1949年前的香港,由于粤、客混居,所以香港方言带有很浓的粤客混杂的口音(即香港客家话和香港广府话在音调和词汇相互影响)。

六,闽南语方言。

闽南语,据传起源于黄河、洛水流域,在西晋时期、唐朝、北宋迁移至福建南部,发祥于福建泉州。现主要分布地除闽南地区和台湾地区外,还广泛分布于闽东北地区、浙东南区、及广东粤东、粤西地区、海南岛及东南亚的大部分华人社群。全世界使用闽南语的有7000多万人。

"闽南语"一词有广义、狭义之分,广义学术上泛指闽南语的集合,狭义则仅指闽台之闽南语。台湾及西方学者多认为是一种语言,属汉藏语系汉语族闽语支。在大陆语言学的分类上,属汉语族中闽语的一种。闽南语在各地有不同称呼,例如在中国大陆常被称为泉州话、漳州话、厦门话、福建话、河洛话(古代河南话)、学佬话、等;在台湾亦被称为台语、台湾话、河洛话或福佬话,在东南亚的海外华人则称为福建话(Hokkien)或咱人话(台闽字写作咱侬话)。

七,台湾话方言。

台湾话(台罗拼音:Tâi-uân-uē,白话字:Tâi-oân-oē、闽南拼音:Dáiwán wê),亦称为台湾闽南语或台语,习惯上专指在中国台湾地区所使用的闽南语,在语言学分类上属于泉漳片,台湾北部偏泉州音,南部偏漳州音。

自明郑与清治时期起,特别是海禁开放后,大量大陆移民进入台湾地区,以福建南部的泉州府和漳州府闽南人占多数,其带来的语言取代了台湾原住少数民族诸语,闽南语是台湾第一大母语,使用量第一的语言,台湾2300万人口当中,闽南人占比75%以上。

根据2009年台湾年鉴,大概有85%的台湾民众,会使用闽南语。漳州移民主要居住在中部平原地带、北部沿海地区及兰阳平原,故被称为内埔腔;泉州移民主要居住在中部沿海地区、台北盆地,被称为海口腔,南部则为泉漳混合区。故“泉州人居住在海滨,漳州人居住在内陆平原”的说法,仅在台湾中部地区符合此一分布。总体上说,台湾话在北部偏泉漳混合腔,中南部平原偏内埔腔,中南部沿海偏海口腔。

八,四川话方言。

四川话,又称巴蜀方言,属汉语西南官话。现今四川话形成于清朝康熙年间的“湖广填四川”的大移民运动时期,是由明之前流行于四川地区的蜀语和来自湖广、广东、江西等地的各地移民方言逐渐演变融合而形成的。

成都话是川剧和各类曲艺的标准音,同时由于四川话内部互通度较高,各方言区交流并无障碍,因而四川话本身并没有标准音。

部分语言学家认为,四川话并不等同于“四川方言” ,因为除四川话外,四川省境内较为常见的汉语言还有土广东话(属客家话)和老湖广话(属湘语)等,其都以方言岛的形式分布于四川各地 。同时,四川省境内还拥有大量藏语、彝语、羌语的使用者。但由于四川话在四川具有强势地位,是事实上的通用语,一般而言,土广东话与老湖广话的使用者同时也是四川话的使用者 ,而部分藏族、彝族、羌族地区,特别是康定、雅江、昭觉、马尔康、松潘、丹巴等州府、县府所在地,也通用口音接近的四川话 。

九,河南话方言。

河南方言包括河南省17个省辖市、21个县级市、89个县、 48个市辖区、河北省南部二个市县、山东省西南部三十一个市县、山西省西南部汾河谷地二十八个市县、安徽省淮河以北亳州、阜阳等二十二个县市和淮河以南的凤阳县—蚌埠市—霍邱县—金寨县、江苏省徐州市—宿迁市—连云港市东海县赣榆县、陕西省宝鸡、安康市白河县。除西安道北的河南方言外,河南的移民往往在异乡形成自己的方言,如南水北调工程初期从河南淅川移民到湖北柴湖的河南人,三十多年过去了,这些移民还是讲着河南方言,如果以语言和文化认同来区分人群,他们无疑成为湖北籍的“河南人”。

河南方言分布在河南省淮河干流北部的广大地区。

而淮南的信阳方言分布在信阳中东部的信阳县南部、罗山、光山、新县、潢川、固始、商城一带属于中原官话信蚌片。

在河南省内,又可根据淮河划出淮北方言和淮南方言。淮北方言即河南方言,比较普及,不管是豫北的鹤壁,豫西的洛阳,还是豫南的南阳,豫东的开封等地,皆用淮北方言。

十,西安话方言。

西安话属中原官话—关中片,为关中东府方言以及陕西话之代表,与陕西西府方言(宝鸡、咸阳西部地区)。

陕西话中只有四个声调,但与 普通话 声调有很明显的对应关系。大部分字的读音符合声调对照表。以下以西安话为例:不符合以上对应关系的主要是? 清声母及次浊声母的入声字。普通话把清入字不规则地归入阴? 阳平、上、去四声,把次浊入声字? 入去声,而关中话则将清入、次浊入??入阴平。如清入“八、福、笔、各”? ?次浊入“麦、月”等。

乡党这得从古代的民户编制说起。“乡”和“党”。都是中国古代的民户编制。据中国第一部断代史《汉书》记载,“五家为邻,五邻为里,四里为族,五族为党,五党为州,五州为乡。换句话来说,五百户为党,一万二千五百户为乡。“乡”“党”二字连用,指乡里,也就是同乡的人,随着时代的推移,乡、党这样的农村行政区域单位不再使用,但“乡党”这一称呼却延用下来了。